长租公寓现在活的怎么样?

浏览:2100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9日

很显然,今年的房地产市场迎来了集中整治。

从新房到二手房,如今,调控的目光也开始投向了租房市场

带头的城市,正是帝都北京。

8月24日,由北京市住建委起草的《北京市住房租赁条例》(征求意见稿),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

这份《条例》,涉及了长租公寓监管、租金贷、房源发布、群租房等种种热点问题,并对其作出了一一规范。

尤其是社会热切关注的长租公寓,更是针对它的风险隐患进行了精准打击。

首先,对从事的企业和人员设立准入门槛;其次,在资金监管方面,规定单次预收租金不超3个月,押金不超过1个月租金;对于租金贷,更是命令要求企业不得以隐瞒、诱导、欺骗、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;同时,制定了相应的处罚制度,对企业进行约束。

2013年,我国长租公寓才开始起步,随后资本涌入,开始野蛮生长,直至2018年发展达到高峰期。从年龄来看,长租公寓算得上是房屋租赁市场的新生儿。

但也正因为无序扩张,行业乱象也随之爆发。

轰动全国的蛋壳公寓爆雷事件、自如房源甲醛超标事件……头部企业风波不断,中小企业更是接连倒闭,成都的优客逸家、杭州的友客公寓、上海的寓见公寓……长租公寓的危机,在全国各大城市蔓延。

武汉本土的长租公寓企业“吉家江寓”,巅峰时期房源规模曾达到4万多间,甚至计划上市,但在遭受疫情的冲击之后,也陷入了资金困境。

当初有多轰轰烈烈,如今就有多惨惨凄凄。

这些长租公寓,爆雷的趋势愈演愈烈。据统计,从2018年到2020年,全国“阵亡”的长租公寓企业已超过170家,仅去年8月份就有15家倒闭。

而这背后,深受其害的正是房东和租客。

先是设下“高收低租”的陷阱,再利用“租金贷”套取现金,那些倒下的长租公寓无一不是采用这种运营模式。问题爆发后,只留下房东与租客互相对峙。

“以租养贷”的房东收不到租金,只能选择收回房屋,让租客搬家;而交了一整年租金的租客,一夜之间陷入了无家可归还要继续向第三方金融机构还贷的困境。

要知道,我国租房的人群数量已经达到了2.3亿,而其中有超过6成的90后、00后,在租房时会将将长租机构作为首选。

这也意味着,长租公寓的问题如果不解决,遭殃的将是成百上千万的年轻人。

面对不绝于耳的“雷声”,全国各地开始加强了对长租公寓行业的规范和监管。

去年9月,在住建部发布的《住房租赁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中,就特意提出60余条监管措施,将长租公寓“高收低出”、“长收短付”、“租金贷”等容易引发纠纷的现象纳入监管。

年末,深圳、杭州、武汉、成都、重庆、西安等多地也相继发文,出台规范长租公寓行业的相关政策,着重从资金方面对当地长租公寓企业提出监管要求。

在2021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,更是首提长租公寓,表示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。

今年4月份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6部门联合出台全国性的长租公寓管理新规,内容细化到转租10套(间)需获得营业执照、单次收取租金不超过3个月、禁止套取租金贷等。

足以见得,国家对于长租公寓市场的监管越来越严厉重视程度越来越高

但严格管控的目的并不是使其消亡,而是为了更加健康的发展。

还有一些长租公寓在小心翼翼中前行

站在风口浪尖的长租公寓,让很多人患上了PTSD,纷纷绕道而行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它的存在也给众多租客带来了便利。

时尚个性的装修、统一专业的管理、齐全多元的共享配套、没有说涨就涨的房租……这些都是长租公寓独特的优势,也更符合年轻人租房的需求。

这也是为什么,长租公寓能够受到欢迎的原因。尤其是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,以及武汉这类外来人口众多的城市,长租公寓可以解决很大一部分年轻人的安居问题。

有问题的不是长租公寓本身而是不良的经营模式。

随着租赁立法、资金监管等多项利好政策推进,长租市场走向了监管化、制度化,那些经历了冲击后活下来的企业,也在不断优化业务结构,进行精细化运作。只有抛弃急功近利的想法,又有机会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在某个房屋租赁交易平台,我们基本可以看到武汉现有的品牌长租公寓,粗略统计数量多达40余个。

其中一部分是由地产开发商自持运营的,比如:万科的泊寓、龙湖的冠寓、碧桂园的碧家国际社区、保利的N+公寓、旭辉的柚米国际社区、招商蛇口的壹间公寓等,这些综合实力强大的头部玩家,具有更好的资源优势,在品质和服务上都更加有保障。

另外还有背靠酒店背景的长租公寓,比如:纽宾凯NEW+公寓、纽家服务公寓,虽然在资金和拿地上优势不如地产开发商,但是多年累积的酒店管理与服务经验,能够为长租公寓提供一套标准的运营体系。

纽家服务公寓运营模式

不过,数量更多的还是创业类企业,其中品牌知名度较高的有:魔方公寓,目前算是行业内规模最大、经营时间最长的集中式长租公寓品牌;乐乎城市青年社区,乐乎目前已经覆盖了全国十多个城市,此前在武汉还与洪山区政府合作打造了人才公寓。另一种是武汉本土品牌创立的长租公寓,比如:住家公寓、克拉美家公寓、集家公寓等。

总的来看,还是以集中式公寓为主,除了传统的房企、酒店、中介等,还有一些互联网公司、金融机构也会以运营、金融支持等多种形式参与其中,呈现出多元化的局面。

曾经的野蛮扩张,让问题和隐患爆发,但也正因走过了弯路,才迎来了国家出手监管。在“租售并举”的大方针之下,未来或将有更多的城市出台相关规定,让长租公寓行业朝着更加精细化、规范化的方向发展。

主营产品:休闲床、桌、椅,其他球类配套产品,球网,其他体育运动项目用品,其他裁判、测试器材,护栏/围栏/栏杆,球柱、球架